• 密码遗忘请联系微信840496
  • 因附件库过大,限制上传附件大小单个为2mb

39年日本画册

南京、北京、广州、上海都有,其中有庆祝攻克南京一周年的庆祝照

可以看出日军很着力宣传中日亲善,这是为了挽回南京大屠杀的负面形象,也证明了再无法迅速逼降中国后开始改变策略了

AD94F622-BCA3-4231-AC8A-B33C0F7998BC.jpegC79FAB86-98F7-4DAB-AA97-096AE5B37907.jpegA18A1D10-8204-409F-AB24-75D59FB0F6F8.jpeg3122E7EB-551C-4AE6-9F16-D205DE1E558C.jpeg5D16FA3A-D638-44E1-BA13-0EFA09560878.jpegA221DE93-93C2-453F-8230-7C6632EEF67C.jpegA1073034-DF82-4AC3-8760-E0B4FEDB50CF.jpeg15C33983-C7F6-4E05-868E-FE6F313D62BC.jpegADBAB265-599D-4372-8231-DBB687669684.jpegA47ECB26-D0CB-45A7-B941-6AF7BBA0231A.jpegB6969523-F490-4E7C-809C-8F9EEF5402C0.jpeg0D20286F-ACBD-4765-8906-348D4956A2E5.jpeg0679B752-E453-4401-B8D1-B7F7BCC704CA.jpeg

拉近跟洋人的关系,妄图以此降低欧美的警惕性

05A62518-C3FD-4C62-B19C-9411DE777015.jpeg1D5026FF-8AE8-4912-A7E0-6D0E5084CB4B.jpeg865F363C-0748-4F83-815F-69465224CEAF.jpeg2049459E-FAC6-45EE-B478-0DBEE742A406.jpeg

日军中还有古建筑爱好者,武汉作战时不忘调查古塔,赞美结构的精美。不知这塔有没有被破四旧

045A23D8-C573-4BCD-AA66-11605CCF4BE8.jpegF0022AF9-FEFE-4C09-B64A-77026B03E2CA.jpeg18437242-B1CC-4823-9797-E42C736A3B55.jpeg29B222A2-A253-421C-9F2D-2EEB5DFA384A.jpegFA03DA11-2C81-4536-B2AD-E2FFF1C2A6AC.jpeg

日本人用“陷落”……这日本汉语真的味不对呀

B06E61E2-D07A-45A3-BE57-27F8A7068260.jpeg5D38DB55-E9C8-4DDC-A19C-34F0D5DAF307.jpegE3F55075-2F54-4CC9-8918-339270717323.jpegDB05578C-CEFF-4F13-B61F-F6AB386AB0DC.jpeg53BC00F1-CE7D-4959-90B9-575365B5A665.jpeg

这货才该全家枪毙

9D6DAAAF-99B8-4613-9C58-B842DBED83B6.jpegE5C3BBE5-04BD-4841-B951-C09282A72809.jpeg2F55017F-DBD0-4C40-9C16-D927C9780F23.jpeg
 
最后修改:
第一张图片,一直有一个疑问:鬼子站岗警戒,步枪为什么不是端在手里,而是像根烧火根儿似的夹在腋下?这姿势既显得懒散,有突发情况也不容易第一时间击发吧?
 
第一张图片,一直有一个疑问:鬼子站岗警戒,步枪为什么不是端在手里,而是像根烧火根儿似的夹在腋下?这姿势既显得懒散,有突发情况也不容易第一时间击发吧?
我觉得对于哨兵,最危险的是近距离的格斗(摸哨),步枪夹在腋下方便快速转换成突刺。至于需要开枪的远距离目标,从腋下端起射击也耽误不了几秒
 
我觉得对于哨兵,最危险的是近距离的格斗(摸哨),步枪夹在腋下方便快速转换成突刺。至于需要开枪的远距离目标,从腋下端起射击也耽误不了几秒
像八路这样端着枪站岗,无论是突刺还是射击都可以直接上手,连“转换”都不需要,岂不是反应更快、更方便?
57f4d5d9-f91d-453a-9632-ee54c64e58ae.jpg
 
最后修改:
不存在,满洲国兵在八一五后,只有关内铁石部队
请教四野中这种改编部队大致占多大比例呢?据说还有日军中的朝鲜人部队?
还成建制,关外的自行解散了,然后,出现了各种保安队自治军,接下来才是收编,国共都在收编,说这些成分里有满洲国军的军官和服役国兵那是一定的。
第一军管区,驻沈阳,总兵力10300,其中3000多人后被调到热河,500多人配属到冀东打内战。该部未发生战斗,后被苏军解散。
第二军管区,驻吉林,有7700人,其中1800人被派到热河参加内战,其余没有战斗即向苏军投降,部队解散。
第三军管区,驻齐齐哈尔一带,总兵力7400人,3600人被派往热河,200人编入铁石部队,其余大多为没有战斗力的辅助部队,苏联参战后,该部队在撤退途中溃散。
第四军管区,驻滨江省一带,总兵力7200人,其中1800人派往热河,其余大多为没有战斗力的辅助部队,苏联参战后,该部除700名日系军官逃离外,其余缴械后溃散。
第五军管区,承德一带,为最强的部队,总兵力28000人(其中一部分老兵抽调到铁石部队),负责热河作战。在苏军进攻时曾试图开展游击战,但随着日本投降,该部也相继缴械。
第六军管区,驻牡丹江省和间岛省一带,总兵力5600人,其中1800人派往热河,350人为朝鲜族特设队,其余大多为没有战斗力的辅助部队,苏联参战后,该部队在撤退途中溃散。
第七军管区,伪满三江省一带,总兵力4500人,其中1800人配属铁石部队,调往冀东,其余大多在撤退途中溃散。后溃散士兵大多被谢文东、李华堂收编,投奔国军,解放战争期间成为土匪。
第八军管区,驻北安省、黑河省一带,总兵力5000人,开战后在苏军攻势下迅速溃散。
第九军管区,驻兴安南省、兴安西省一带,总兵力5500人,主要为蒙古族骑兵,其中2000人配属铁石部队,调往冀东,其余因在诺门罕领教过苏军厉害,在苏军进攻下,迅速逃散。
第十军管区,驻兴安东省、兴安北省一带,总兵力2000人,主要为蒙古族骑兵,在苏军进攻下被缴械。
第十一军管区,驻东安省一带,总兵力7500人(包括归其指挥的靖安师一部3000人,其余归铁石部队),开战后在苏军攻势下伤亡很大,部队大部分逃散,小部分被缴械。
另外,还有:
江上军,约3500人,有小型舰艇数十膄。大部分投降解散。
陆军兴安学校,约1300人,其中教导团600余人,编入铁石部队。
禁卫军,约800人,逃散。
陆军军官学校,约1400名,其中日本人600名,该部在战斗中逃散。
宪兵总团,约1300人,该部自行溃散。
铁路警护军,8000余人,该部有1600余人编入铁石部队,调往冀东。其余战争中自行溃散。
飞行队,约1300人,该部自行溃散。
浅野部队,白俄组成的部队,约450人,开战前被解散。
 
顶部